欢迎来到 邢台捷盛机械设备有限公司,我们是专业的, 主营产品或服务 是, 硅橡胶注射机, 真空橡胶硫化机, 平板硫化机, 螺旋注胶机, 聚氨酯成型机, 四柱骨架油封机, 柱塞式注压机, 上压机。 欢迎留言咨询。

媒体聚焦 | 中国环境报头版刊发衡水环保人耿伟事迹长篇通讯报道

  • 更新日期 - 2019年11月02日 07:34

以下文章来源于中国环境新闻 ,作者张春燕 赵伟华

媒体聚焦 | 中国环境报头版刊发衡水环保人耿伟事迹长篇通讯报道

中国环境新闻

中国环境报社主办。中国环保权威声音。

点击标题下「河北生态环境发布」可快速关注

媒体聚焦 | 中国环境报头版刊发衡水环保人耿伟事迹长篇通讯报道
媒体聚焦 | 中国环境报头版刊发衡水环保人耿伟事迹长篇通讯报道

衡水湖畔,蓝天碧水镌刻下他的名字

——追忆河北衡水生态环保人耿伟

记者张春燕 通讯员赵伟华

几天来,河北衡水生态环保人难掩心中的悲痛,衡水湖畔,蓝天碧水不断回响他的名字。

“新住进来的这个病人,真不听话。”在衡水市哈励逊国际和平医院,护士们向护士长李晓红抱怨,“到底是来治疗还是工作的?”李晓红叹气。查房时,她眼见心内科主治医师张宏博好言相劝“多静养”,病人投来歉意的眼神,随后又握着电话继续。谁也无法想到,几十个小时后,病人心脏骤停。

耿伟的生命,定格在39岁。

在生命的最后时分,他仍旧理着工作头绪。人们在他的上衣口袋里,找到一张写有9件待办事项的A4白纸。6件事关于大气治理工作,另外3件写在白纸对折的另外一半上,关于环科院工作。此时的他,身兼两职,既主持衡水市生态环境局大气科工作,又兼任衡水市环科院院长。当人们含泪打开他的手机时,里面30多通微信、电话,全是有关工作。

“周一,我就打算出院了。你们要确保检查方案万无一失。”他对大气科的同事说。

“周一院里的专家会,都落实好了吗?”他对环科院的同事说。

“哥,你要查的数据我马上发给你……别来看我,难得周末,你好好休息。”他对好友兼同事徐广锋说。

耿伟走了,走得非常突然。人们措手不及,那个相处起来如沐春风、那个工作起来像拼命三郎的耿伟,这么年轻,就走了?10月20日的衡水,一夜之间,忽然降温了。

媒体聚焦 | 中国环境报头版刊发衡水环保人耿伟事迹长篇通讯报道

对待工作,他有火一样炽热的干劲

“这几天,我总是很恍惚。坐在办公室里,总是想起他。好像一抬头,他就推开门走进来……”

2018年底,北京日报曾以《大气治理,衡水市的一场“逆袭”》报道了衡水治气的蜕变。

文章说——“记者发现,这座过去‘散乱污’企业遍布、处处冒烟的城市,已经悄然发生变化:污染排放下降,经济活力增强。到今年11月,衡水市的空气质量综合指数早已上升到了全国169个排名城市的倒数30名开外;而在河北省的8个大气污染传输通道城市中,更是排名正数第一。”

衡水的逆袭怎么来的?

一步一步丈量出来的。一点一滴干出来的。一家家“散乱污”淘汰出来的……

“衡水,是京津冀传输通道城市。衡水的大气污染防治工作,急难险重。”衡水市生态环境局党组书记、局长何立涛说起耿伟,几度哽咽:“他是我的兵,他这个人,能担当、讲奉献。”今年9月,局党组研究决定,耿伟担起局大气科负责人的担子。明知这项工作压力大、责任重、风险高,耿伟二话不说答应了,“好的局长。”从不对工作拈轻怕重,从不跟领导谈条件,“他就像一块砖,哪里需要哪里搬。”

何立涛翻开手机,在与耿伟的微信对话中,不管是白天,还是黑夜,一件件闪现在眼前的,都是与耿伟并肩作战的足迹:

10月7日,晚上20:32。何立涛:工作手册(第12轮次).PDF。

10月7日,晚上20:51。耿伟:收到局长,仔细研究把工作做好。

10月9日,早上08:43,耿伟:当前空气质量分析的报告.word。

10月11日,晚上23:01,何立涛:衡水市空气污染分析及对策.PDF……

两人最后一条微信,关乎技术。“衡水的大企业安装VOCs高效治理设施成本可承受。数量众多的却是小企业,承受不起高额成本,那么普遍安装活性炭治理设施是否可行,如何解决企业不及时更换活性炭问题?”这是何立涛给耿伟提出的最后一个研究命题。

环科院的工作,堪比智囊团,要为管理部门作好支撑和研究。衡水的大气污染防治工作扎实向前,离不开强大的理论、科研支撑和保障。

2018年初,环科院院长耿伟接到“三线一单”的编制任务。“衡水是全国地级城市第一家做的。可借鉴少,难度很大。”市生态环境局副局长肖燕芳说。

3月初,耿伟带着技术人员赴连云港开展调研工作,先学别人的先进经验;

4月,编制工作启动前,耿伟调研走访14个市直部门、3个县市区,实地踏勘衡水湖、滏阳排干渠、滏阳新河及重点工业园区等地,收集了大量基础资料;

10月,耿伟带头,多次与北京清控人居环境研究院有限公司技术团队沟通协调,解决相关问题,使“三线一单”工作顺利开展;

11月,“三线一单”初稿编制完成,但工作远不止于此,耿伟又带领团队与14个市直部门、13个区县进行一对一、面对面的沟通协调,对发改、工信、环保、林业、水利、住建、气象、各县市区、衡水湖保护区进行了多次的意见征集,共收集各类意见130余条。

“三线一单”工作是城市发展的绿色标尺。目前,这项工作已接近了尾声,实现了衡水市生态环境管控“一张底图、一份清单、一个平台”,对推进京津冀协同发展,落实国土空间管控要求,促进产业结构调整与升级、优化产城空间布局,推动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和生态环境高水平保护的意义,不可估量。

而这项工作,只是耿伟千头万绪工作中的一缕。

听到耿伟走的消息,衡水市环科院副院长李玲玲胸口犹如被重锤。1999年,耿伟进入环科院工作,和李玲玲成为同事。一晃,20年过去了。

“他从基层做起,一步步走上领导岗位,从工作人员到室主任、环科院院长,靠的是勤奋、努力。”李玲玲回忆说,“今年8月,为开展绩效评级、标杆企业遴选工作,耿伟亲自抓,带着我们一起干。”

绩效评级时间紧张,要完成橡胶、化工、玻璃、铸造等十几个行业共478家企业的评级。环科院一楼专门腾出一个大会议室放置企业材料,资料少的企业材料就厚达10厘米。478家企业的资料,铺满了会议室。可想而知,工作量有多大。

“我们分成6组,每天早晨6点出发,赶到企业8点上班时到达,开始现场核实。在人员力量不足的情况下,耿伟带领全院技术人员加班加点、夜以继日,每天,各个评级小组基本是晚上七八点返回单位。小组成员们汇报完还可以早走一会儿,可是耿伟同志……”李玲玲哽咽道:“每天都是最后一个离开,有时熬夜到半夜一两点钟。汇总期间大家加班,错过了晚饭时间,他就说:我来请大家吃饭。多少次自掏腰包,为大家准备好外卖。”

以令率人,不若身先。最后,8个工作日,478家企业的材料初步审查完成,269家企业现场核查工作完成。

“你把什么工作交给他,都放心。”何立涛说。2018年7月,市局召开一次专家与治理公司、被治理公司的行业对接会,打算帮助企业引进最前沿的工业企业废气治理技术。前期,耿伟已经拿出一套方案。为了论证方案科学性、实用性,请来业内顶尖专家、华东理工大学环境学院修光利教授把关。专家看了方案,笑着说“我们没必要合作了,你们这套方案做得挺好、挺全面。”

再回首,令人不胜唏嘘:10月28日下午,耿伟生命最后关头牵挂的活性炭治理技术专家论证会如期举行。何立涛看着本该坐着耿伟的方向,空空的位子,难掩心酸悲痛。

媒体聚焦 | 中国环境报头版刊发衡水环保人耿伟事迹长篇通讯报道

帮扶过的企业,视他为亲人

“他就像亲哥哥一样对待我,他走的那夜,我捧着他的照片,一直看啊看,一夜没有合眼……”

乔宁是90后生人,接到耿伟去世的电话,他第一反应是挂断:“你开什么玩笑!”直到电话再打过来,确认后,他才意识到:这是真的。

旋即,他立即往耿伟家里去。楼道里是人,家里也挤满了人,全是来慰问亲属的。有认识的,有不认识的。乔宁急了,拔开人群,对着耿伟的家人连鞠3个躬。

永远忘不了,耿伟像关心亲人一样,对企业帮扶和关爱。作为衡水市金太阳输送机械工程有限公司环保部门负责人,年轻的乔宁并非环保专业科班出身,幸亏在耿伟的指导下,企业的各项环保工作得以顺利推进。

今年7月26日,生态环境部印发《关于加强重污染天气应对夯实应急减排措施的指导意见》,提出重点行业绩效分级、实现差异化管控。这意味着,环保绩效水平好的企业,在重污染天气预警期间将享受优惠政策。

政策出台,乔宁很关心,想申请减免一些停限产的工序。很想打电话问耿伟“我们企业是否符合政策要求”,又担心影响耿伟工作。正犹豫着,巧了,耿伟的电话先到了:“乔宁,你们对这个政策了解吗?”“呃,差不多。”“什么叫差不多?我就在你们单位附近,马上来给你们说说。”耿伟的声音,斩钉截铁。

8月14日,耿伟带着团队对“金太阳”进行重污染天气应急工作定点帮扶。耿伟把相关政策的内容娓娓道来。他的工作并不止于政策传达,还实地到车间、每个产排污工序踏勘和交流,与“金太阳”交流、协商制定方案,帮助企业做好开展重污染天气应急响应工作。

这个场景,让乔宁颇受触动,他写了一封感谢信,亲自递交到衡水市局办公室。信里饱含深情:“自从国家打响污染防治攻坚战以来,我们切身感受到环境管理工作的转变,从原来的‘环保人员进企业’转变为‘环保政策法规进企业、环保理念进企业、治理技术进企业’。从原来的挑毛病、重处罚,转变为帮助企业解决环保管理中的问题,帮助企业提升环保管理水平和治污能力。更让我们深刻领悟到,企业在环保工作中不应该是被动的、被管理的对象,我们应该成为环境管理工作的主角,成为生态文明的建设者。”

心与心地贴近,被感动的不只乔宁。

宝力工程装备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田志,从2009年时认识耿伟,至今已10个年头。“他为我们企业提供了很多支撑,去年我们被评为标杆企业,耿伟带着专家团队,前后来了七八次,让厂里的硫化机最终实现密闭,可以说得上是本行业全国首家。硫化车间高温,往往达到40多摄氏度。耿伟一待就是半小时,收集罩、管道走向等逐一检查,衬衣都湿透了。”

也是耿伟,好几次从省里、上海请来专家,为“宝力”做RTO改造,目前已经完成了设计和基础建设,正进行安装调试。田志红了眼圈:“我们国庆时约好,他最近会联系专家来帮助我们进行VOCs升级治理,现在……”耿伟走了,田志守灵守了一夜。那晚,他哭了又停,停了又哭,脑海里反复闪回耿伟湿透的白衬衣。

以经济效益为重的企业,怎么能不感激因帮扶带来的实惠呢?得知耿伟离开,远在山东的赵明辉第一时间赶回衡水吊唁。“在耿伟的建议下,2017年初我们就完成了煤改气,这在周边企业中是第一家。原先,我们用20蒸吨锅炉,曾计划进行燃煤超低排放改造,这也是当时很多企业的首选,主要是成本较低。耿伟却给我们算帐:按照我们实际用量,1天需要消耗煤100吨,当时价格是500元/吨,一天要5万;天然气需要6万方,每方3块钱,一天就是18万元。看起来天然气要贵,但实事证明煤改气是正确的。2018年,河北全面拆除35蒸吨下燃煤锅炉,由于我们用的是天然气,享受了免停免限政策优惠,实际成本并不高,还保证了订单和市场。”

而对“金太阳”来说,他们已经成功申请到部分工序免于停产。这一举措,将帮助“金太阳”在今年秋冬季创造近千万的营收。10月16日,耿伟一行到金太阳调研。那是乔宁见到他的最后一次。临走时,耿伟从车窗里探出头,叮嘱乔宁:“国五以下车辆,重污染天气不允许上路啊。”

“谢谢你,哥。”在耿伟离世到出殡的3天里,乔宁每天都去耿伟家。他想着“也许能为哥做点什么呢”,在乔宁心里,这个不是亲人、却胜似亲人的“哥”,已经替代了“耿院长”这个称呼。

媒体聚焦 | 中国环境报头版刊发衡水环保人耿伟事迹长篇通讯报道

图为耿伟(左三)生前工作照。

他深爱家庭,尽管有些承诺再无法兑现

“5年了,他第一次陪孩子去看一场电影。可是只有一张票了,他说尽好话,最后买了一张‘站’票,孩子坐凳子上看,他在地上坐了两小时……”

医生走出抢救室,摘下口罩通知家属“办理后事”时,耿伟的妻子晓丽如同五雷轰顶,身子瘫软。“他走了,我接受不了这样的现实。不知道怎样表达,我就抱着他,使劲地亲他。”却,再也无法唤醒丈夫了。

十几年前,耿伟喜欢上同学晓丽。两人自由恋爱,喜结良缘。

新婚伊始,耿伟送给妻子一枚小小的钻戒……结婚10周年,耿伟以一件新衣服作为周年礼物。他对晓丽说:“等结婚20周年,我要送你一枚更大的钻戒。”结婚14年,晓丽从没坐过飞机。耿伟出差多,他对妻子说:“以后,我也带你坐飞机。”休假泡汤了,他说:“等闲点下来,我带你和孩子们出去旅游。一定,一定。”

声声承诺,款款情深。只是,他注定爽约。

纵使——在每一个丈夫早出晚归的日日夜夜,在每一个独自承担家庭重担的时刻里,尽管耿伟缺席的时间很多,晓丽始终深爱丈夫,做好他的后勤保障。有一次,晓丽难得等到丈夫早下班一天,约好了一起去家附近的商场,给二女儿二宝买点吃的。经过一个臭水沟时,铺天盖地的臭气熏得人直皱眉头。耿伟赶紧掏出手机给同事打电话,询问臭气是否会影响空气质量。晓丽只好先带着二宝回家,那一次,东西也没买成。

在环科院副院长李玲玲眼里,晓丽能干、独立。“晓丽的朋友圈,总是她自己。一个人带娃去上早教,一个人接送孩子,一个人带孩子旅游。”今年暑假,耿伟答应带大女儿去海边,最终没能成行。“晓丽晒出来的朋友圈,是她一个人带着大女儿赶海的照片。”李玲玲回忆着。

晓丽明白,自己丈夫的心里有这个家,爱着这个家,然而面对“小”家,他也深爱着“大”家。“为了衡水的蓝天白云”,耿伟始终抱持自己的信念,前进的脚步,不能停。2012-2013年期间,衡水大气污染之严重,深深地困扰着小城人民。“出门必带口罩,重污染天气指数不是200、300,而是500+爆表。很多衡水老百姓到海南去买房,用这种方式无奈逃离家乡,只为了呼吸一口清新空气。”这种情形必须扭转啊。

2015年,耿伟在衡水高新区分局担任副局长期间,分管大气环境管理和执法工作。高新区工业企业多,污染源减排任务重,大气环境执法工作的压力和责任大。耿伟带头忙碌在执法工作一线。扎实推进辖区内VOCs深度治理、重点区域精细化管理、重污染天气应急响应、燃煤锅炉“清零”、农村煤改气等重点工作。同时,牵头建立“双网格”环境监管体系,开展橡塑行业专项执法检查、高架源达标整治专项行动等专项行动,累计处罚近200万元。付出之后,捷报频传。2016年,高新区空气质量综合指数下降7.1%,重污染天数下降19%;2017年,高新区空气质量综合指数下降10.04%,重污染天数下降23.4%。

有人曾问耿伟:“你这么拼,图什么?”耿伟答:“空气质量变好了,群众给我们很多称赞。内心有成就感,干事业就动力十足。总书记说,对待事业要有‘甘入苦海’的精神,这种精神深深感召着我。在基层,更要去试去闯去拼,在搏风击浪中铸就无悔的人生。”

当大气治理的成绩单下来,耿伟特别高兴。他特意去菜市场买了菜,准备了酒。回家让妻子炒两个小菜,陪老父亲喝上两盅。“小子,干得不错。”父亲的眼睛里有光。那一夜,父子俩难得地聊天、说说话。“小子,好好干,要对得起这份工资,对得起组织的信任,对得起邻里乡亲。”父亲的话,朴实无华。“放心吧,爸。”耿伟仰起脖子,杯中酒一饮而尽。

他爱着的人们,回馈给他最深沉的思念

“到了医院,电梯人多上不去。我急啊,一口气跑上12楼,耿伟,我的好兄弟……居然还是没有见到你最后一面……”

接到耿伟没了的讯息,是周日上午,市环境应急中心主任徐广锋正在开车。“广锋,耿伟没了。”办公室主任的电话,犹如晴天霹雳。

没了……没了……半晌,意识到“没了”的真正含义,徐广锋抑制不住浑身颤抖起来。一个40多岁的大男人,本是泰山崩于眼前都不会变色的汉子,霎那间情绪崩溃了。开不了车了,双眼迷蒙着眼泪,把车停好,挥手,拦下出租,直奔医院。

在路上,两人20年的情谊像电影,一帧一帧地回放。徐广锋进入环科院工作后,几个月后,耿伟也来了。两个单身汉一见如故。那会住单身宿舍,徐广锋常打扫楼道和宿舍的卫生。耿伟来了,主动接过这份工作45,“哥,我来吧”。他善良、勤劳,总是想着替别人分忧。

耿伟对朋友重情重义。每年大年初一,他都会给徐广锋的父母打电话,给二老拜年。20年,没有一年断过。

耿伟对同事真心实意。固废中心主任刘琦以前在办公室工作,找耿伟要数字、材料,对方从来不推诿。有一天晚上12点多,刘琦着急要一个统计数字,20分钟耿伟就发过来了。

耿伟对下属关怀备至。他不仅了解每一名下属的家庭和生活情况,还对新入职的职工格外关怀。几个年轻人农村出身,刚刚大学毕业,经济上拮据。耿伟主动腾出自己在单位附近闲置的房子供他们居住,房租让年轻人量力而行,有时甚至不收了,尽量减少他们的负担,直至今日。

翻开耿伟的履历,你会发现2013-2015年,连续3年考核优秀。从2016年起,考核表中再没有“优秀”。是耿伟不优秀了吗?当然不是,从2016年起,耿伟主动把优异的称号让出来,鼓励单位的年轻人“有荣誉感、好好干”。

得知耿伟去世的消息,耿伟家第一次,来了那么多人。“我很吃惊,怎么会有那么多人认识这孩子。”耿伟的二姨说。楼下黑压压站满了人,人们不愿打扰,只是等在楼下,想着,还能为耿伟做点什么。

就像一座宁静的岛,人潮安静地朝着同一个方向汇拢过来。

邻居80多岁的大爷,一到耿伟家,老泪纵横,拉着耿伟父亲的手,哭了:“你家小子是干环保的吧,最近几年,雾霾少多了,天气真好,谢谢你。”

一个衡水当地人,特意来到耿伟家楼下。他认识肖燕芳,一见面就问“去世的同志,是跟着你干大气的吧?他是这个。”当地人竖起大拇指。

耿伟的事迹在衡水市生态环境局官微“生态衡水”中发布后,收到近百条留言:“兄弟,一路走好,来世还做好兄弟”“环保功在当代,利在千秋!英雄一路走好”……

生态环境部办公厅别志奇赋诗一首,沉痛哀悼:“克险攻坚奋有为,湖城清气纪丰碑。丹心耿耿长如月,伟业同勘更待谁?”

河北省生态环境厅大气环境处处长谢文勇评价:衡水市生态环境局大气科立足岗位,扎实工作、开拓创新,是一个有理想、有闯劲、有战斗力的集体。

这样一个又一个集体,汇聚成河北环保铁军,其间成千上万个耿伟在默默奉献、砥砺前行。他们把对生态文明建设的坚定信念、把增强人民获得感、把切实改善环境、实现美丽中国的伟大愿景,合奏成一首铿锵有力的交响乐。

那柔曼如弦乐者,是蓝天里白云的飘逸身姿;那清脆如弹拨者,是深秋叮叮咚咚的雨声;那厚重如鼓者,应是巍峨高山的沉吟;那雄浑如铜管齐鸣者,定是阳光普照大地,激流直下陡壁,飞瀑落下深潭。美丽中国,美丽山川,美丽的生态环保人。

2018年底,河北省PM2.5平均浓度56微克/立方米,较2013年的108微克/立方米,下降48.1%,降幅接近一半,提前一年完成《打赢蓝天保卫战三年行动方案》既定的2019年全省任务。

耿伟,你放心——

“你留下的9项待办工作,我们会抓紧落实,以告慰你在天之灵。”

耿伟,你安心——

“好兄弟,我们会继承你的精神,环保铁军,继续前行。”

耿伟,吾爱——

“我会坚强,把两个孩子抚养大。等她们长大了,把爸爸的事迹讲给她们听。”

青山不改,绿水长流。衡水湖畔,蓝天碧水镌刻下他的名字。

来源:中国环境报

近期重点文章推荐

原标题:《媒体聚焦 | 中国环境报头版刊发衡水环保人耿伟事迹长篇通讯报道》

行业资讯

公司产品 分类

新闻资讯

热门热销产品